2017年日语高级口译考试介绍

发布时间:2018-09-27 编辑:朝康 手机版

  上海高口口试(没有笔试)一年有2次考试,春季4月和秋季10月,只有一个考点就是上外。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日语高级口译考试介绍,欢迎阅读。

  考试流程:

  首先你拿着身份证和报名证到一个大教室等着,主考官报10个人在前排等着,当到你这组的时候,你和同组人员会被带到一个小教室,然后一人一个座位坐下,老师会发一张纸给你,上面就是视译的题目。视译就是中翻日、日翻中各一篇文章。大约有10分钟时间准备,时间到了老师会把卷子收掉,然后就依次走出教室,走向自己考试的教室(一人一间)。如果里面人没有考完,你坐在位置上正好可以构思视译的文章。进去之后,有两位老师,前面有录音机,然后开始考试。我记得一篇文章的口译时间是6分钟。

  视译结束了,就是听译。5句日翻中、5句中翻日。题材比较广,有新闻、社会热点、短故事,新年贺信等等。有些句子会很长,不用心慌,意思说顺了也是会给分的。如果正好碰到自己有把握的好词好句、高级短语,可以用起来,前提要用对。之前我也看了别人写的经验,说是要「アピール」一下,也是有道理的。整个考试约二十分钟,挺快的。

  我的复习方法:

  一、不光日语要复习,也要复习中文。第一次考试失分在日译中上给我敲了一下警钟,母语的表达博大精深,用好不容易。比如你把「嫉妬深い」翻成醋坛子就很地道,「完全な年功序列」翻成百分之百的论资排辈,听起来更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。建议买一本官方的参考教材,日语高级口译岗位资格证书《口译教程》,我买的二手书。上面有很多精彩的翻译,做笔记,化为己用,主要是熟悉这种思维模式转换的方法。4月考试的视译日文就是「文化の力」,看完全文我觉得它主要说的是文化的作用,所以我翻成:文化的功能,而没有翻成文化的力量。

  反过来同样,很地道的中文怎么翻成日语,比如视译中文出现了“太空专车、太空班车、太空顺风车”,我翻成「太空専用车」「太空通勤车」「太空乗合车」,这是我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表达了。后来想「通勤车」不太符合,「送迎车」更好点。所以有瑕疵没关系,尽自己最大能力。

  二、考前开始听各种材料的新闻。为什么说开始,因为我平时都不听新闻,哈哈。但是考试的听力很多都是新闻或者时事。比如视译中文是讲航天火箭的。听力中也会出现新闻、社会现象的短文,做好心理准备,遇到不会太懵。我推荐中国国际广播里的日语新闻,很短一分钟左右,还带听力,适合平时听,也不会花很多时间。偶尔可以看NHK的纪录片,特别是介绍外国的什么污染啊、事件啊,我觉得学的会比较多,它会用一些恰到好处的语法。

  三、对自己薄弱的、没有自信的部分做练习。 每个人的弱点不同,根据自己的情况有重点的复习。我呢,主要是语法不好,特别是他让张三做什么,他让我跟你说什么,在被动句、能动句什么时候用が什么时候用を我总是分不清。还有对数字反应慢。所以就自己造这样的句子、说一串数字来自问自答来炼。当然翻完之后你再回头看对不对,如果不对是哪里不对。

  考试时要注意的点:

  1、口试之前要用日语报自己的姓名和准考号,我第二次考试居然忘了,翻完了突然想起来,就用日语说,不好意思我一开始忘了说自己的名字和准考证号可以再说一遍吗。考官温和的看着我说,请。算是一个小插曲吧。

  2、注意速度的控制。考试是有时间限制的,我第一次考试就是没有做完,翻的太慢了。

  3、速记能力。听译只放一遍,有的还较长估计有30多秒。如果你擅长做速记,那这块会好一点。我就不擅长,第一次很多数字都没记下来,因为忙着记数字,内容又忘了,到头来两个都没听好。第二次去考,数字能记得下来,内容我会写关键词写,听力放完了看关键词可以让你想起来,主要还是靠脑记更有效。意思大致翻译出来就会给分。

  关于词汇

  口试中并没有出现很多高难的词汇,今年春季的考试中出现了橄榄球,荞麦,燕窝,航天火箭。前一年的秋季考试出现了一些非洲国家的名字和千代田这个地名。碰到不认识的单词,用其他说法代替或略过,切忌停滞不前。“荞麦”不知道怎么说,我就翻成“雑谷の麦”。

  2017年4月视译中文文章(这是原文的一段)

  中国火箭公司将推出面向商业市场的快响应、低成本、高可靠的空间发射服务。中国火箭公司推出了“太空专车”“太空班车”和“太空顺风车”三种“打车”服务。所谓太空专车,就是按照指定的时间及轨道,中国火箭公司将为用户提供专属的发射服务;太空班车是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,像班车一样同时搭载多颗卫星进行发射,让客户用最优的价格完成自己的发射需求;而太空顺风车是根据发射主体任务的剩余运载能力,提供在指定时间与轨道的航天发射服务,它能以相对优惠的价格,完成发射任务。

  2016年10月视译中文章(我找到全文了)

  游走菜市场十余载,买菜我并不专业。在东头靠近出口的一个摊位,我匆匆买了就走。菜市场的路面又脏又湿,而我多少有些洁癖,这地方我一刻也不愿多呆。摊主是个朴实的中年汉子。称完菜,在我临走时,他一根一根,数上三根小葱,硬要塞给我,有点投桃报李的意思。他说,挺香挺香的,切碎放汤里。又说,你总是不还价,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有时,我走远了,他追过来,将三根小葱插在我装菜的塑料袋里。在人流如织的菜市场,两个男人为三根小葱拉拉扯扯,让我觉得很难为情。

  我估计,对于我不还价,他很费解。一次,他忍不住问,别人都还价,你怎么就不还?另一次,他转弯抹角,像你这样的有钱人,心疼我们穷人。我郑重声明,我不是有钱人,不还价也不是为了施舍或者行善,而是不愿为几毛钱浪费时间,我有很多事情要做。他仍然不信,还是依照惯例。直到最后一次,我郑重其事地恳求他。当他坚持时,我比他更坚决。最后双方都很尴尬。他说,就算我送你点礼,不行啊?我的意思也是真诚的,我赚起钱来毕竟比你容易得多。

  几天后,他的摊位空了。我问旁边的一位大婶。大婶说,他也忒可怜,他家里有个脑瘫的儿子,一家人靠他一个菜摊为生,葱一根根地数,钱一分分掰开来用。这不,又带儿子到合肥瞧病去了,听说合肥那么大的城市都医不好他儿子的病,你不要他葱是对的。恰恰,我觉得我错了。我应该欣然接受他的三根葱。三根葱,是最轻的礼物。我在揣测,他为了每次送我三根葱,经过了多长时间的考虑?内心又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取舍?它送出的过程伴随着多大的热忱?

  这世上,最轻的礼物,往往需要最热忱的心和手去接纳。


本文已影响3996
+1
0